汉服青史
2015年03月10日  《哈尔滨师大报》   (点击:)

走在悠长悠长的古道上,青衫隐隐,碧水迢迢,一抹剪影,是令人窒息的美。秋风瑟瑟,吹拂飘渺的衣襟,徐徐然,那是右衽的风姿,惊鸿一瞥,胜却人间无数。衣冠楚楚,却只能魂梦相依,留恋汉服那往昔的繁华。抚一曲相思,汉服已远,可还听到我的呼唤?

那是应着汉家衣裳的礼仪之邦,那是高傲不屈的民族之魂,更是那千年文化传承的无韵离骚与眷恋。步履繁华,广袖凌盈,馥郁人间。

当走进韩国人的韩服祭祀,你是否羡慕过韩服的美丽?当目睹过日本人的和服成人礼,你是否会想过这源自大唐?奈何!我们沉寂了百年的衣冠韵致,可否还能辉煌今夕的殿堂?“服章之美为之华,礼仪之大为之夏”。泱泱华夏,炎黄子孙,汉卿安在?汉服谁爱?

每当梦回先人那身着汉服,衣带翩翩抚琴震曲,青衣款款吟诗作画之境,似乎就氤氲着诗意的气息,更荡漾着庄严的礼仪之美。典雅端庄,似山涧流水,洗涤喧嚣,净澈红尘。

当聒噪的生活让人无法平静,我们是时候停下来,找回那些被我们遗忘的美好,沿途胜景,何须远方。若是有幸能看到这样一抹诗意的风景,一位女子,一袭汉服,信步姗姗,窈窕婷婷,仪态万方,轻拢慢捻,是否足够让人驻足,凝望。几何才华歌赋吟词,不需要魅惑销魂的倩影,不需要沉鱼落雁的娇颜,流盼如波,恬静如玉,汉服美矣,美在内涵礼仪韵致,美在无可替代,美在不能模仿,美在无法超越。

五千年华夏文明,于光阴之河独酌,在亘古的时光中永恒。白驹过隙,汉服青史成了美丽的风景。阑珊一曲,着我汉家衣裳,兴我汉家礼仪,汗青慨叹,史册虽然顿笔千言,奈何芳华永存,却未能让其风流再展。似水的韶光里,简册上的墨滴题拟,无奈的回味过去,却铮铮的书写着未来!

如今汉服文化的支离破碎,如晶莹皎洁的珍珠遗落在幽暗的海底,徒留下满地记忆。我们努力将其拼凑,浪里寻花,终究难以拾起曾经,不免唏嘘。而我依然坚信,汉服走过千载,仍如酒般醇香,这首长诗仍未终焉,右衽风姿,绰约千古,经纬缠绵,携咏下一个千年,流芳千古不成绝唱。

汉服归来,满载着汉民族五千年文明华章,彰显着泱泱华夏的三千威仪。你是汉风的象征,已沉睡多年,我没有穿越,你不是古装,你我都属于时代的今朝。再振汉风,同时代引吭高歌,着我汉服,兴我礼仪之邦。

(文/郭凯旋)

上一条:汉服青史
下一条:校址及交通问题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