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
2018年04月04日 2017级 物理与电子工程学院 鄢皓东 哈师大图书馆读者协会   (点击:)

风筝的线终究还是断了,它在我的眼前渐行渐远。消失天际,那原本清晰的轮廓,竟成了奢望。突然觉得,也许梦想也正是如此。

每个人,都有着属于自己的不平凡的梦想,那时我们暗下决心,并无比坚定地相信“我会有着不平凡的人生”我们满怀这样或那样五彩斑斓的梦想。那梦想是一袭华美的袍,爬满了蚤子。对于梦,我们无比渴求,我们搔痒难耐,总是想明天,后天,我要做些什么,为自己的梦,制造一个圆满无比的计划,然后,会心一笑,憧憬着那阳光闪耀的日子。

我至今仍记得,当年的自己因为取得了一点小成就,而无比欣喜的样子,不知那是否是父母,朋友鼓励的话,还是他们真正的赞赏,但却着实令我觉得我离梦想变得很近。我知道那不过是尘埃一般的进步,我却从尘埃里开出花来。可当现实的波涛翻涌而至时,一种无力感充斥全身。当梦想被否定,当生存成为面临在身前的一道红线,当父母的训斥接踵而至。梦想真的变成了尘埃。我不甘地跪在地上仰望宇宙星辰,试图从漆遂的星空中寻求什么,可天空只有黑,死一般的黑,那时我才明白,我们真的无能为力。

后来,我了解到幼年谈及梦想,收获的是赞赏与鼓励,少年谈及梦想收获的是虚情与假意,青年谈及梦想,收获的是冷漠与嘲笑,现实的无情是一把剪刀,剪断了维持风筝的线。而谁又会在弦断时,不顾一切地去抓紧。那稍纵即逝的梦想。

在书中,我看到了,许多的暮年追梦者,他们竟有勇气抬起当年的伤痛,用生命的最后一点能量去飞翔。而同时,我又为此而失落,因为当年的他们终究还是败了,败的彻彻底底,然后在冰冷的世界中醒悟,人生不是戏剧,而我们也不是主角,没有扭转乾坤的能力。

当年少时信誓旦旦的诺言,变成年老时茶余饭后的叹息,当年少时勇往直前的勇气变成年老时天真幼稚的傻气,当我们自认老练成熟之时,我们变成了当年最厌恶的模样。

也许,有一天,你我相逢,我们都不过是茫茫红尘中的一粒尘埃,都忘却当年改变世界的幼稚,在上班与下班中,在每天往复的地铁中磨去棱角,失去了那一腔热血。也许有一天,当我们喝的大醉,是否也会含着泪,回忆当年。

特别羡慕那些在沙滩上奔跑的少年,当阳光照在他的身上,仿佛梦想变得唾手可得,他就这样忘情的追着,追着,从心里开出花来。

风筝消失了,只有一眼望不穿的天空。

上一条:校园的灯火
下一条:一眼万年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