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人间,富贵花
2018年11月21日 孙美昕 文学院 哈师大图书馆读者协会   (点击:)

翻开一本《饮水词》,细细咀嚼那些被世人争相传唱了三百年的词句,还有那个拥有世间最动听名字的词人,纳兰容若。一直相信,纳兰的前世,是一朵在佛前修炼过的青莲,贪恋了人间烟火的颜色和气味,注定今生这场红尘游历。温润如玉,冰洁如莲,这便是他,自诩天上痴情种,不是人间富贵花。

人生若只如初见

一声叹息,轻轻的吹开几百年历史的尘埃,仿佛回到了那段被他惊艳的时光。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高贵的血液铸就纳兰无上的尊荣。五岁咏诗过目能诵,十岁赋得窈窕文章,十八岁殿试一朝中举,仕途坦荡,才动京城。文辞超群如纳兰,一手清新婉丽的小令,成就他“满清第一词人”的盛誉。一颗闪耀的新星,在清初的文坛上熠熠生辉。

如果时间能够就此停驻,纳兰的人生会是多么圆满。出生便不平凡的他,似乎注定要做那群星中的月亮。可谁又知,这一剪明月,轮得几回圆,几回缺?

当时只道是寻常

纳兰的发妻是两广总督卢兴祖之女卢氏。

生而婉娈,性本端庄。温婉贤惠的卢氏,有如梅花般清越。赌书泼茶,被酒春睡,并次红雨,同倚斜阳。两人伉俪相得,琴瑟甚和。她是那万古不竭的沧海水,他是那温柔缱绻的巫峡云……然而,吝啬的上苍怎会轻易的留给纳兰一个如此圆满的归宿。短短两年后,年仅十九岁的卢氏难产而亡。清泪尽,纸灰起,知道今生,知道今生那见卿。

那一刻,纳兰的心如决堤的江口,化作眼角抹不尽的泪水与苍白。纳兰不明白,为什么人生总是走在离别的渡口,永远不知道命运的渡轮欲将你驶向何方。

一片幽情冷处浓

纳兰与沈宛的相遇,是在钟灵毓秀的江南。

那一日,茜纱窗下,她双眸如剪水,轻轻拨弄着琴弦,为他拂一曲《长命女》。绝俗的容颜,傍月的水乡,荡漾着纳兰温润的情思。她宛如一场斜织的烟雨,迷离间舞乱了他悠悠的十年踪迹。不驯如纳兰,为了那一丝缥缈的慰藉,他毅然携她回京。哪怕,她是烟柳女子,江南名妓。住不进明珠花园,一玲珑别院足以供他们过着清淡和乐的生活;没有红妆十里,扯一匹云裳,她便是纳兰最美的新娘。

这个夏天,对于纳兰来说,格外的暖和。纳兰心底难以舐去的旧痕老伤,似乎也开始一点点愈合了。然而,命运早已系好的结,又岂会轻易打开?

 

何事秋风悲画扇

纳兰病了,病的没有任何预兆。

那在纳兰每次心力憔悴后都会发作的寒疾,在这个看似明媚的五月里,无情的吞噬着他。入骨的寒气,逼得他无法呼吸。明珠府内,名医术士日不间断,可纳兰的病,却丝毫不见起色。有如深秋的蛾,从空中,一点点坠落。

纳兰这一病,只有短短七天。七天之后,他静静的离开了,有如一朵莲花的凋谢,归于佛前。烟花燃尽,仿佛是一场华丽的落幕,加杂着些许微默的薄凉。

纳兰心事几人知

纳兰容若,一个渴慕布衣清欢的侯门之子,一个悲天悯人的旷世词人。一段如只如初见的开始,还有一场秋风悲画扇的结局。

纳兰喜欢莲花,清新脱俗,不染纤尘,一如他的傲岸高洁。当年渌水亭畔的那片青莲,已不知走过了多少世的幻生幻灭。物非人非,唯有面前的词句,在向我依稀诉说着什么。捧上一盏清茗,微微升腾起的雾气,氤氲间温暖了那原本冰冷的笔墨。一不留神间溅出,沾染的却非书墨,而是他的绝世眉目。

纳兰容若。

穿过历史的尘埃,我看见他一袭白衣,打马走过………

上一条:硬币
下一条:我喜欢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