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币
2018年11月27日 鄢皓东 物理与电子工程学院 哈师大图书馆读者协会   (点击:)

已经忘记了,这是第几次,一个人在深夜里凝望星辰。

从一堆题海中,王可抬起头来,简约的实木书桌,一堆又一堆的练习册散乱的摊开,像一支打了败仗的军队,软弱而无力。右手边是妈妈煮好的咖啡,凉凉的,很苦。这样的夜晚一次又一次的上演,而此刻谁又知道,这些究竟是为了什么?王可拿起桌上的硬币,向天上抛去。

清晨,五点,闹钟声音准时响起,王可一脸倦怠的从床上爬起,眼睛上越发严重的黑眼圈,不停的叫嚣着休息,可她却没有办法满足这个心愿。刷牙,洗脸,透过镜子,她看见了颓废的自己,满脸倦意,头发蓬松,仿佛一个横穿沙漠的旅人,不过,这对她来说,早已是习以为常。

“嗨,你想好要考什么大学了吗?”余杭拎着书包,一身休闲装,语调轻快的问道。他仿佛总是这样,一直充满活力,诺,他就像这头上初升的太阳一样。王可心里想着。“我啊,还没什么打算,走一步看一步吧”王可有精无彩的回道。“人呐,还是有点目标比较好吧,你看看你,天天这副样子”余杭说道“哎,习惯了,也蛮好的。”王可慢慢的说,仿佛和这个世界隔离开来。是啊,他有他活泼的理由,成绩好,人品也好,在班级也很受欢迎,想考什么大学,想学什么专业。一点也不用烦恼啊!不像我……“王可,快点,想什么呢?”余杭在前面像我招手,却像隔着一个世界般遥远。

一节又一节课,一道又一道题,她不知,未来究竟该是何种样子。她发着呆,发着呆。

“那个案件你处理好了吗?快点,明天必须弄出来”组长高声喊道。“是,是,今天一点弄好”一如既往的倦怠,一如既往的实木桌子,只不过从一个人的小屋,变成了六个人的办公室,桌上的题,也变成了各式案例,只不过,这次没有散乱,一堆一堆,高的像一个城堡,不知囚禁了谁的生活?

深夜,十二点,王可依然在案件中忙碌,如今的她,以按照众人的期盼成了律师,有稳定的工作,住房和车,已然是一个成功人士,可她的倦怠却依然没有消失,一封邮件寄来,这是余杭在巴黎画展的纪念照,他的笑容依然那么灿烂,是啊,当年的他,放弃了火热的计算机专业,选择了自己热爱的绘画。有能力真是好啊!连决定都那么自如。王可,敲了敲键盘回复他道“玩得开心”

反观自身,生活十分稳定,却没有活力与梦想,右手边的咖啡还是很凉,她早已习惯了将咖啡由热放凉,再喝掉。仿佛这和她很配一样。她抬起头,望向宇宙星辰,如果当年选择了新闻,是否,可以走遍这大千世界,看尽人间冷暖,在一个又一个故事里,不知归途。她知道因为当年的她不够优秀,分数不足以支持自己的梦想,所以为了生活只能这样,但王可还是想要去改变什么,却又不知究竟要改变什么,她拿起桌上的硬币,正或反,在抛出的刹那,心里不知是何种滋味,也许改变了只不过是个无业游民罢了。哪有那么简单的事情呢?

铃铃铃,上课铃声响起,王可从梦中惊醒,不禁打了个寒颤,梦想与现实,平凡或伟大,这些深奥的问题在她脑中盘旋,她拿起了笔,在纸上画了一个正面的硬币。

夜间,九点。“妈,我想当记者!”王可说道。“你说什么?记者?现在记者多难啊,还是听我们当个律师多好,好就业,生活稳定!别瞎想了。”妈妈回复道。“可我就是想当嘛!”王可倔强的说着。“你要是能考上复旦新闻系,我不反对你。”妈妈说着。“嗯”王可淡淡的回了一嘴。一道又一道的题,还躺在战场上,王可心里明白,她救不活他们,正如她摆脱不了的疲倦。

王可从抽屉里翻出一枚硬币,抛向高空,正或反,她心里想着。   

上一条:维天有汉----纪念汉服复兴运动十五周年
下一条:不是人间,富贵花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