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玫教授
2013年12月26日  《哈尔滨师大报》   (点击:)

静水深流 水到渠成——访生命科学与技术学院刘玫教授

(学生记者 王秋悦/文)刘玫教授,南非Rand Afrikaans University博士研究生。曾先后前往墨西哥、英国、南非等地进行访问研究。目前承担本科生的“植物学”双语教学及研究生的“植物学专业英语”等教学任务。主要研究“种子植物分类学”和“发育植物学”。发表50余篇论文,其中有20余篇为SCI论文(包括本领域世界顶级刊物Annals of Botany,American Journal of Botany和 Taxon)。连续3次主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主持教育部科学技术研究重点项目、省基金及省教育厅海外学人科研资助项目多项。

初见刘玫老师,她浑身散发着亲切温和的气息,让我们自然而然喜欢上了她。一身简洁干净的白色工作服,清瘦挺拔,眼神明亮,一见面我们就轻松地交流起来。

漫漫求学路——累并快乐着

刘老师出生于一个理科气息浓厚的家庭,父亲是植物学专业的教授,母亲教授药学,姥爷也精通医术。生活在这样家庭中的她,动手能力强,自幼便对医学和生物学有着浓厚的兴趣。在哈师大完成了本科及硕士学习,毕业后留校任教。由于工作出色,曾去墨西哥UNAM进行高访研究。后来,为了在专业领域更好地发展,刘老师前往南非Rand Afrikaans University攻读博士,期间主要从事伞形科系统学研究。

在南非,刘老师不仅以优异的成绩获得博士学位,而且还出色地完成了博士后研究工作。在回忆南非的求学生活时她说:“国外的教育同国内有很大区别,虽然有导师指导,但主要靠自己,需要自己设计并完成试验,自己完成论文,几乎每天都工作到深夜十二点,尽管压力非常大,但我很享受那段学习时光。”刘玫老师是个努力工作、不怕辛苦的人。她说,这也是从导师身上学到的精神,“我的导师就是个工作狂人,每天从早晨工作到深夜,如果没有人提醒他,就连午饭都会忘记吃。”刘老师认为,在南非,她不仅学业上有所收获,更主要的是在那里感受到了一种治学的态度和人文精神。高效高速的工作节奏没有带来人们的自顾不暇或冷漠自私,在这里,需要的资料和帮助总是可以在第一时间准时出现,“一切都很简单,大家尽可能地彼此帮助”,一种乐观积极的力量萦绕周围,让人有动力也有理由刻苦求学。

积极的心态给了她不一样的收获,有了之前的丰富积累,在博士后流动站工作不到一年,她就完成了三篇SCI论文,解决了伞形科多年来不能解决的问题。至今已先后发表五十多篇论文,其中有20多篇为SCI论文,连续三次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资助。伞形科是个被公认为研究困难、较难突破的的领域。出于自身的兴趣,也出于一种挑战难题的决心,她在这一领域一直尽心钻研。多年来同美国、法国及南非专家建立了良好的合作研究关系。

树己树人,灵活授课

学术上的收获没有让刘玫觉得有什么与众不同,她说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人,既然专心于科研,就要好好把这件事做好,要善于思考和钻研,长此以往,一定会有收获。在与刘老师的交谈中,我总能感到她身上一种心无旁骛、孜孜不倦的治学态度。

工作上的专心负责同样体现在了刘老师的教书育人上。对于科研与教学孰轻孰重的问题,刘老师让我印象深刻:“科研源于我对植物学浓厚的兴趣与旺盛的探索力,而教学,则是一种传承,将自己理解的清晰图景展现给后来人,带给求学者以一些新鲜的东西,这种给予的感觉是美好的。一些完全属于书本的理论知识,学生是有能力看懂的,我们不需要过多干涉,但是那些书本所涉及不到的,真正属于科研实践所带来的鲜活知识,才是一个大学老师需要传递给学生的精华。真正的教学会给人一种向上的力量,让他们脱离茫然,这也是我希望能带给学生们的一种收获。”本着这样的想法,刘老师一直把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看作是教书育人的重中之重。“每个人都是与生俱来的天才,他们的杰出体现在不同方面,等待你去慢慢挖掘。动力源于自身,带领他们发现兴趣,远比任何强制效果好得多。”让学生一点点认识生物科学的奇妙瑰丽,协助他们完成实验,让他们享受其中从而获得快乐。

对于自己指导的博士硕士生们,刘老师崇尚平等教育。她的教学总能在一种开放自由的气氛中进行下去。教学时必定会有观点的相左,每个人都有阐述自己观点的权利,只要能帮助学生进步,有时争论甚至争吵起来,刘老师也乐在其中。她相信,只要是能真正帮助学生锻炼自身能力的事,就都是有价值的。

说到实验,刘老师是一个坚决的实践拥护者。她提倡多让学生进行生物实验,“有些东西他们看不到,自然就无法理解,而动手做实验,才能避免这种能力的丧失。”她经常带着学生去野外实地考察,并拍摄记录。“四年是有效生命的十分之一”,刘老师希望尽自己的努力,让学生们学到的多一些,再多一些。

恬淡心态塑就完美生活

现在的刘老师每天的工作都很忙,教学任务很重,搞科研、写论文、国际交流项目依旧在同步跟进,每次吃完晚饭就开始工作,往往到深夜十一点才能休息。假期去华南植物所和西南地区的一些植物标本馆,或出国交流,通过各种途径充实自己,在课堂上给自己的学生带来更广阔的视野与丰富的知识。

工作上干劲十足,生活中快乐依旧,情趣依旧。刘老师爱好音乐,每天早早起床,听着音乐,擦擦地板,开始自己一天的新生活。生活质量有时并不在于工作量的大小,而在于一种自然流露的心态。从刘老师不经意间展现的笑容和清澈的眼眸中,我们可以看到一种积极乐观的因素,一种足以让自我快乐并感染他人的生活状态。

上一条:刘绍信教授
下一条:刘爱军教授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