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台
2018年12月11日 尹涵 《哈尔滨师大报》   (点击:)

(尹涵/文)我踏着破碎的青石板路,阴翳的天晕上颓圮的篱墙,顽强的蓬草沿着石缝蔓上小径的两边,越走便越不见人烟。抬头望去,透过青灰潮湿的空气仿佛看到一道清澈而又悠长旷古的岁月,又仿佛隐隐听到一声在地底挣扎抗争却婉转清丽的低吟。摸索这声音,穿过草木黄落,踏过断壁残垣,却被面前斑驳的朱红大门刺伤了眼。

风轻轻的挑弄这那扇门,那门便咿咿呀呀的怪叫,屋舍虽然整齐,可褪色后的红砖青瓦却倍感沧桑。迈开步子,踩着丛生的蓬草,那低声浅吟宛若近在耳畔。抬头看,那戏台中央的一抹亮色令人无法移目。一抹如烟的黛眉,一汪似水的眼眸,一泯像檐角的浅笑,嘴中吐出雏燕一般的低声呢喃,移步若清风扶柳般柔美。一如穿过时光蜉隙,回到旧时繁华的小镇,街道旁热闹的酒肆,台下叫好的喧闹和看客脸上满足的笑。她的唱腔时而如撕裂锦缎般干脆利落,时而如藕断丝连般此起彼伏,时而如高山流水,时而如春雨潇潇,婉转动人。

忽然天上的一缕阳光透过阴云照下,晕的天上透亮。回首看向戏台,只留下褪色的青砖绿瓦和坐在板凳上缝缝补补的佝偻老太和身边的几个孩子。孩子们嬉笑玩闹,嘴中唱着咿咿呀呀的戏文,稚嫩清脆的声音令人勾起唇角。

回身走出小镇,沿着小径漫步,一道夕阳余晖照在石缝顽强生长的蓬草上,映的微小的它也盎然生机。看着尽管依旧有云的天空,透过这些仿佛看到了明日的万里晴空。

 

已是首条
下一条:维天有汉----纪念汉服复兴运动十五周年
关闭窗口